郑州中泰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包装机 灌装机 打码机

香港正版四不象生肖图
106岁的烈士母亲拥吻儿子墓碑:“儿啊你倒是常来看看我啊!”
发布时间:2022-01-12        
 

  今年的清明节前夕,106岁的老婆婆李东连在家人的陪同下,长途跋涉400多公里,从云南昆明嵩明县到云南文山麻栗坡烈士陵园,她是来见她的儿子,这一次相见,她足足等待了13年。

  儿子牺牲后,李东连经常梦到过儿子,在梦中,李加友还是年轻时的笑模样,看着母亲,仿佛有千言万语,却说不出口,他只能紧紧拉着母亲的手不放开。

  醒来后的李东连怅然若失,每每想到儿子牺牲时才25岁,离家的时候还只是个少年郎,归来的时候已经是国家的烈士,这怎不让做母亲的李东连黯然神伤。

  李东连老了。这次来探望儿子,她准备了好久,她今年已经是106岁的高寿了,身体状况并不允许她这样的奔波劳累,可是她执意想来看看儿子,因为距离上次扫墓已经是13年前的事情了,李东连自己也意识到自己年事已高,这一次,也怕是最后一次了。

  女儿李加英知道母亲心里的期盼,知道这次母亲天天日思夜想着启程上路,她只能耐心地哄着老人:“你好好吃饭,身体好了我就带你去。”本以为母亲只是说说,谁知李东连当了真,天天是吃不进去也要吃,李加英见状只好和姐妹们商量,遂了老母亲的心愿。

  在来之前,李东连得了感冒,平常不愿意吃的苦药,李东连都老老实实一一吞下,她乖乖“听话”到让人心疼,女儿每次看到都忍不住落泪。

  4月3日当天,李加英带着老人从云南昆明嵩明县出发,同行的还有老人的孙辈、重孙辈,一行16人带着纸钱鲜花到文山麻栗坡,烈士陵园中整整有960座墓碑依次排列,肃穆且无言。

  因为是在清明时节,前来扫墓的人络绎不绝,曾在老山前线战斗过的退伍老兵蔡朝东和朱效悯也来祭奠战友,蔡朝东看到李东连颤颤巍巍,拄着拐棍在女儿的搀扶之下,步履蹒跚地走着,上前询问过后,发现这位竟是年过百岁的烈士母亲,他立刻蹲下背起老人一步步地向李加友墓碑走去。

  当时随行的还有朱效悯,他也被这位烈士母亲打动,身为当地人的他经营着一家照相馆,他拿着手机一路抓拍,为烈士家属们留下纪念。

  蔡朝东背着老人来到了烈士李加友的墓前,还未来得及说话,老人定睛回神一看,眼角渗出了泪花,她已然认出墓碑上的照片就是她的儿子,思念之情喷涌而出,老人扑向了烈士墓碑,一边纵声大哭,一边亲吻着儿子的照片,一旁的女儿不住地劝解:“你不要哭,不要气(伤心)。”可是老人仍不放手,她的脸紧紧贴着墓碑,像是要与墓碑相依相融一生一世。

  多年的委屈思念终于在见到儿子的这一刻被宣泄出来,老人的丈夫在世时曾经埋怨过她,认为是她将自己的儿子送去当兵才早早牺牲,李东连老人是有苦说不出啊,她何尝不想儿子就在自己的身边长大,她看着儿子娶妻生子,一家人尽享天伦之乐。

  可是当年她是村里的妇女生产队队长,是一心向党的积极分子,她当然也心疼40岁老来得子出生的李加友,但国家有难之时,儿子不该挺身而出,驻守边疆嘛?作为军人的母亲,李东连知道这是一份沉甸甸的荣誉。

  一旁的女儿也忍不住落泪,扶着老母亲坐在了哥哥的墓碑前,让久违的母子二人说说心里话,在场所有人无不动容,朱效悯把拍摄的视频片段传到了网络上,老人的深情一吻,让全国无数人感动不已。

  云南文山州的麻栗坡烈士陵园里安葬着来自19个省市的烈士,这个世界安安静静,没有一丝喧嚣,没有枪声炮雨,没有敌人进犯,烈士终于可以放松他们的钢铁神经,得到睽违已久的安息。

  这个烈士陵园里,最小的烈士只有16岁,还是青春少年的孩子,本该坐在课堂里无忧无虑地学习,在课堂间嬉戏打闹玩耍,可是在战争年代,这些孩子却背上了钢枪,走上了战场,用他们稚嫩的肩膀,扛起了保家卫国的重责。

  妹妹李加英对于哥哥李加友的印象仍然十分深刻,她记得哥哥生前在村里是一个“帅小伙”,是“干活勤奋”的人,小时候经常帮着家里干农活,背篓下地,挖了白土瓜回来给妹妹们吃,有时还拿着藜蒿尖尖去集市上卖。

  往时,李东连每每提起她的儿子,眉目舒展,神采奕奕,仿佛他就站在自己的身前。在当娘的心里,儿子就是她的骄傲。

  1915年,李东连出生在嵩明县牛栏江镇阿里塘村,在她懂事的时候,中国正经历着脱胎换骨的改变,她就像一个亲历者,见证着中国的变迁,虽然她没有参与其中,但是深受“党”的影响,那时她坚定着一个念头,就是跟着“党”走。

  长大后的李东连是村里的一把好手,她带着妇女搞生产,是当时妇女生产队队长,家里人对她的评价是“思想觉悟高”,李东连知道“只有党好了,农民的生活才会好,中国才有好日子。”

  1955年6月,40岁的李东连生下了长子李加友,她时常教育儿子长大要当兵报效祖国,一直到李加友初中毕业的时候,终于等到了参军的机会,当时李加友的姐夫张怀玉在大队里分管征兵,李东连得知后一再鼓励儿子入伍,因为她认为自己的儿子能干能说,不能在这村里做一辈子的农民。

  年轻能干的李加友很快通过了部队筛选,成为了一名新兵,那时背上行囊离开家乡的李加友才21岁,在李东连的意识里,能当兵就是最高的荣誉,看着儿子远去的背影,虽是万般不舍,却也十分高兴。

  1976年3月,刚刚成为新兵战士的李加友跟随着部队前往南疆驻守,他在新兵营里算得上是最勤奋的一个了,他在训练的时候认真完成每一项科目。当时的中国还是很贫苦的年代,老百姓很多连饭都吃不饱。南疆环境虽然艰苦,但是每位战士的情绪都很高涨,因为在军队里,香喷喷的白米饭至少是管够的。

  新兵训练结束后,每位战士被分配到连队里,李加友被分在德宏瑞丽某边防团,他到连队里的第一任务就是要修建营房,当时住宿条件十分简陋,营房都是用树枝简单围起来,再用石棉瓦盖房顶,大一点的风雨,根本就防不住。

  还好李加友曾在村子的砖窑里干过几年活,烧窑对他来说是得心应手,于是他便负责烧砖,为连队修建营房,腰部也因此受了伤。姐夫张怀玉曾经去看望过弟弟,心疼弟弟的他还为李加友专门从市里买了双新皮鞋。

  李加友当兵第三年的时候,就升任副班长,按当时规定,三年期满就可以退伍回家,但是李加友作为连队的骨干,深受领导器重,当时连队干部挽留他,他也欣然同意继续留在部队为祖国效力。

  在他当兵的五年里,他只回过一次家里,还是因为家里给他找了对象,见了面的二人觉得彼此十分合适,李东连也特别喜欢这个未来儿媳妇,这次见面之后,家里就张罗着给两个年轻人定了亲。

  李加友只在家里住了几天就要返回连队,从昆明坐车的时候,姐夫张怀玉还专门请他在当时最有名的星火剧院看戏,就当是为他践行,可是谁也没曾想过,这一别,竟是家人见他生前的最后一面。

  1979年我军在完成了自卫还击战的初步目的之后,决定撤回中国境内,当时的越南政府却“不依不饶”,在老山修建了大量坑道、掩体、堑壕等各种军事工事,老山的地形复杂,越军仗着自己对地理环境的熟悉,依托山势妄图对我国领土持续侵犯。

  越军无所不用其极,常常伪装成平民在山下活动,趁我军不备的情况下,多次暗杀我国战士,这无疑是老虎嘴上拔毛,我方立刻决定收复老山,将敌人赶出我国领土,捍卫祖国领土完整。

  战争打响之后,李加友所在的边防团也要做随时做上战场的准备,李加友的老班长张发祥现在还记得,他们到达麻栗坡的第一个晚上,刚刚上了茨竹坝前哨阵地,准备做饭的时候,突然听到背后冒出了几声枪响,有的新兵害怕的四处躲藏,李加友等老兵虽然也很紧张,但仍将新兵一个个地拉起来隐藏好。

  全排人反应过来,这不过是敌人过来摸哨,所有人立刻拿起武器,将敌军赶走了,这也是他们第一次近距离感受战争。

  据张发祥回忆,当时与敌人正面交火的时候,李加友等机枪组战友为了掩护战友,压制敌人火力,他们身边的子弹壳都能堆成小山头。

  敌人总会选择趁着夜幕袭击我军,战士们每晚都不得不在战壕里度过,李加友多次率队主动出击,先用望远镜提前看好路线人小队,每个人拿着大竹竿一路排雷直捣敌方据点。

  张发祥难以忘记与战友李加友并肩作战的场景,他永远记得这位年轻人当时的英勇模样,张发祥后来因为受伤去后方医治,离开了战争,没过多久,就听到了李加友牺牲的消息。

  那时是1980年1月,李加友仅仅25岁,他还未来得及与心心念念的姑娘结婚,还没有为年迈的母亲尽孝,就牺牲在了茨竹坝地区。在祖国最需要他的时候,他没有片刻犹豫,端上长枪上了战场,用自己的鲜血,捍卫了祖国尊严。

  当李加友牺牲的消息传到家里时,妹妹李加英甚至不敢告诉母亲,她害怕母亲支撑不住,每次母亲问他有没有哥哥的信件时,虽然内心痛苦,但她只能仍强撑着笑脸安抚母亲。

  纸还是包不住火,当镇上送来信函和哥哥的遗物时,李东连当场就晕了过去,回过神的李东连每次看到李加友留下的两件衣服、一床铺盖的时候,总是痛哭不已。

  家里人害怕老人睹物思人,只好将这些遗物偷偷藏了起来,到如今,衣服已经烂了,书信也被烧毁了,李东连能找到关于儿子的所有物件,只有那为数不多的几张照片。

  那时候刚刚失去儿子的李东连,常常一个人坐在自家老屋门外,看着通往村外的大路,默默流泪。

  有人问过她,是否后悔送儿子去当兵,可是老人每次都掷地有声地说儿子是为国牺牲,没有国就没有家,如果男人都不去当兵,谁来保护我们的国与家?大家又怎么能过上安稳的好日子呢。

  李东连知道她的儿子是英雄,李加友不仅仅是“她的儿子,更是国家的儿子”,在随后的几年里,李东连对烈士事迹格外敏感,有时候只是电视里闪过的一幅画面,都能引起她的共鸣,常常一个人捧着李加友的照片喃喃自语。

  李加友被葬入烈士陵园后,2000年,85岁的李东连去过一次麻栗坡,那时候还没有高速公路,去一次需要辗转多地,耗时三四天。2008年,93岁的李东连去了第二次。她一遍遍地摸抚着儿子的照片,仿佛他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这次,她已经106岁了,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一年不如一年,真的很可能就是她这一辈子最后一次来看望她的好儿子了。

  老人的一生是艰苦的一生,生于战乱,长于贫困年代,又一个人担起家庭的重担,养育四个儿女,除了务农之外,李东连总会动脑筋做生意补贴家用,在儿女的眼里,她就像是神一样的存在,自己能做的事情绝对不要别人帮忙,收入微薄的她总能神奇地攒下学费,送四个儿女们上学读书。

  有人说上帝不能无处不在,于是创造了母亲,李东连用自己单薄瘦弱的身子,为儿女们搭建了一处温暖的避风港。

  直到70多岁,李东连老人才结束了务农生活,但她依然闲不住,在河沟里、马路边到处捡拾废品卖钱,给孙辈们当他们上学的生活费。

  如今已经是106岁的李东连早已经是孙辈、重孙辈眼中的“宝贝”,对她十分孝顺,她也活得越老越乐观,村里的邻居们也特别喜欢和李东连老人前来拉拉家常。

  孙女李宁娇记得小时候父母外出务工,他们这些孙辈都被留在了李东连身边,那时候的日子太苦了,孩子们几乎是没有零食可吃,李东连都会去捡一些别人不要的水果,稍微好一点的都拿回来给她们吃。

  晚年的李东连患有脑梗和胰腺炎,有时候发起病来就必须赶往医院,不管是几点,女儿等家人都会陪在她身边。

  如今李东连早已摆脱了操劳的生活,由女儿们照顾,午后还会在家门口晒晒太阳,眯眼小憩。

  家人的常年陪伴和开导,让她慢慢走出了伤痛,接受了儿子已经离开的现实,心态也变得积极起来,这么多年里,李东连的家里鲜有过争吵,幸福且美满。

  随着老人亲吻烈士儿子墓碑的视频在全网遍传,有一位老兵戎自新也看到了老人失声痛哭的样子,这一幕勾起了他太多的回忆,感触颇多的他,随即组织了当年同届的老兵一起去看望这位“老妈妈”。

  老兵们早已是花甲之年,褪去一身身军装,也难掩英姿勃发,虽然人生际遇各不相同,但提起当时军队的生活,他们仍然是记忆犹新。

  他们来到李东连的家里,一行人郑重向李东连敬军礼,向这位烈士母亲致以最高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