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中泰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包装机 灌装机 打码机

香港正版四不象生肖图
挑战未成年人“防沉迷”体系游戏代练、租号猖獗到几时?
发布时间:2022-01-10        
 

  1月5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了新版《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规定》),《规定》内容从2016年旧版的11条增加到了27条,其中还针对未成年人增加了相关内容:严格落实未成年用户账号实名注册和登录要求,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成年用户提供诱导其沉迷的相关产品和服务。

  而就在《规定》出台的前一天,游戏代练App“代练帮”因允许向未成年人提供代练《王者荣耀》服务,其运营公司被腾讯告至法庭。其实,游戏代练、租号现象在网络平台上十分常见,例如搜索平台、电商平台、社交平台、应用商店,以及当下热门的短视频平台等都有相应的服务提供者。对于代练、租号等行为,中国法学会会员部副主任彭伶表示,凡是向未实名登录的用户提供游戏服务的都属违法行为。

  1月4日,上海浦东法院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浦东法院)经审查后作出诉前行为保全裁定,责令佛山北笙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笙公司)运营的“代练帮”App,立即停止未成年人代练《王者荣耀》游戏。据了解,北笙公司运营的“代练帮”App以“发单返现金”、设立“王者荣耀”专区的形式引诱、鼓励包括未成年人在内的用户通过其平台进行商业化、规模化的《王者荣耀》游戏代练交易,未成年人因此能够绕开“防沉迷”机制进入游戏并赚取费用。而这绕开了《王者荣耀》“防沉迷”措施,使得相关保护措施失去了作用。图片来自“代练帮”App截图

  随着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不断发展,一些网络平台、App,以及电商平台等都出现了游戏代练、游戏账号租赁等服务,“防沉迷”机制也随之受到了挑战。通过网络平台搜索可以发现,有关未成年人通过代练、租号平台绕开“防沉迷”系统的新闻不胜枚举,相关服务提供者也遍布网络上的各个角落。

  未来网记者在某应用商店搜索关键词“代练”,随之便出现了包括“代练帮”等在内的数十款游戏代练、代打应用软件,而在某电商平台,提供代练、代打服务的商家则更多,价格从1元到几十元不等,涉及《王者荣耀》《魔兽》《梦幻西游》等众多热门游戏。图片来自某知名电商平台截图

  记者在百度搜索“未成年人租号”关键词,搜索页面出现了“借号未成年”“未成人想租号怎么办”等诱导性的条目。在,还存在有“代练吧”,并有大量的接单帖子,甚至有人在线接单,并留下了微信二维码或QQ号等,并表示有意者可加微信或QQ私聊。图片来自网络搜索平台截图图片来自截图

  对于网络游戏代练、租号等,有家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孩子通过网络平台租用或购买成人账号,以绕开“防沉迷”监管,让家长头疼不已。

  互联网安全组织网络尖刀创始人曲子龙表示,租号平台如果无法保证用户出租的账号实名信息与租号平台的认证信息一致,那么这种经营模式就易产生违规经营的问题。同时,他还表示,用户实名的前提就是要确保账号使用者与账号实名认证信息保持一致,而这种运营方式,显然已经与相关法规发生了“冲突”。

  “未成年人如果要上网玩游戏,那么肯定是要实名注册和登记的。”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网络安全与数据合规专业委员会主任徐云飞律师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将游戏账号租给未成年人,或让未成年人代练使用,属于没有落实未成年人用户账户的实名注册和登录要求,违反了相关法规的强制性要求。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所有的游戏平台包括互联网平台,其中涉及账号的问题,在网民协议中都有明确的规定,绝对不允许用任何方式转让租借的。所以账号租赁等行为,既违反了民事法律规定,也违反了行政法律规定,如果出现大批量去售卖账号的情况,那么甚至还可能涉及《刑法》中的相关罪名,所以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违法行为。

  徐云飞也认为,一般做这种游戏代练或者租号给未成年人使用的目的,其实都是诱导未成年人去使用游戏产品消费,进而从中牟利,而这和《规定》中所要求的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成年用户提供诱导其沉迷的相关产品和服务是相违背的。

  防止未成年人沉迷于游戏,虽然很多游戏都设置了“防沉迷”系统。但是一些游戏代练、租号等平台“违规”允许未成年人使用,显然是钻了“防沉迷”系统的空子。

  其实,在此之前,国家已经出台了众多法律法规来保护未成年人网络使用安全。为了解决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问题,2005年6月,新闻出版总署出台了《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开发标准》和《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实名认证方案》,对游戏企业提供的游戏服务,以及未成年人使用时间等作了相关规定。2020年10月17日修订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其中增设了“网络保护”专章。2021年6月6日,国务院未成年人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印发了《国务院未成年人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关于加强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的意见》的通知,该通知对加强未成年人保护工作提出了若干意见。2021年8月30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印发了《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该通知明确要求,严格限制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服务的时间。该通知发布后,一些主流游戏运营商表示,将严格遵守主管部门的最新要求,积极落实新规,同时也迅速采取行动,对各自的游戏进行了“防沉迷”系统升级。

  而在日前发布的新版《规定》中,又进一步关注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明确要求履行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各项义务等。“我觉得这次修订,实际上就是对2016年旧版《规定》出来之后,将未成年个人信息保护或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新的相关要求,反映到了新规里面来。所以立法的过程是一贯的,保护未成年人的过程也是一贯的。”徐云飞分析认为。

  但是,对于一些游戏代练、租号平台和未成年人来说,“办法总比困难多”,未成年人通过代练、租号平台,一样可以实现游戏“自由”,让相关“防沉迷”措施瞬间破防。

  2021年7月20日,CNNIC发布的《2020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我国未成年网民达到1.83亿人,互联网普及率为94.9%,比2019年提升1.8个百分点,高于全国互联网普及率(70.4%)。超过三分之一的小学生在学龄前就开始使用互联网,而且呈逐年上升趋势,随着数字时代发展,孩子们首次触网的年龄越来越小。未成年网民规模持续增长,触网低龄化趋势更为明显。

  国务院未成年人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民政部副部长高晓兵曾表示,未成年人保护工作涉及到千家万户,是关系到广大群众切身利益的大问题。而现在一边是未成年人触网规模越来越大,且年龄越来越低,一边是网络治理、保护未成年人出现“漏洞”。那么,如何来解决这些问题,该采取怎样的措施才能够更好地进行落实、监管呢?对此,徐云飞认为,首先应从立法的层面去进行完善,其实从2016年开始到现在,相关的法规逐步都在完善,包括对未成年人信息使用等都有一系列的要求。其次,在行政执法的时候需要更严格一些,如果有几个较大的严格执法案例出来,那么会有很强的警示作用和震慑效应,这种现象就有可能会相应减少,相关平台也会更积极地去落实合规要求。最后,相关行业协会等团体,要完善行业标准,并要求对相关会员单位严格执行,以及加强监管。另外,对这些行业协会做出的标准,做一些宣传倡导等。“这些行为其实是一个综合性的做法,要立体、多层面去推进,如果仅仅只有某一项措施,我觉得没有太大用处。所以需要整个社会有一套立体的制度来进行监管,我觉得只有这样才会达到一定效果。”徐云飞说。